新三板16家期货公司业绩悬殊 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9-05-11 09:49 来源于 全景网

  截至4月底,挂牌新三板的16家期货公司年报均已披露完毕。“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复杂局面,就此上演了。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渤海期货、创元期货、广州期货、华龙期货、先融期货、永安期货、长江期货7家公司实现净利增长。其中,永安期货净利润实现了连续7年正增长,以159亿元营收、8.89亿元净利稳坐2018年行业头把交椅,占全行业净利润的比例达68.44%。

  而其余9家公司2018年出现不同程度的业绩下滑,海航期货亏损0.74亿元,惨遭净利锐减1017.35%的“暴击”。16家公司业绩表现悬殊,营收首尾相差150亿元,净利相差逾9亿元。

  期货公司发展“强者恒强”的特点依旧明显,大型期货公司业绩表现相对稳定,而中小型期货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在去杠杆和经济整体下行背景下,2018年期货行业遭遇较大冲击,行业利润下滑严重。

  据中国期货业协会此前公布的数据,2018年期货营业收入相比2017年下降4.72%,整体净利润相比2017年79.45亿元减少83.65%,全行业一年仅赚12.99亿元。

  增收不增利

  记者了解到,2017年上海中期以营收100.45亿元的成绩,成为首家突破百亿大关的期货公司。彼时,海航期货和永安期货的营收也逼近百亿,分别为97.38亿元和96.84亿元。

  2018年上海中期营收增长17.68%至118.22亿元,依旧位列百亿营收公司。戏剧性的是,有望在2018年冲击“百亿”的永安期货和海航期货却分道扬镳。永安期货一鼓作气,营收增长64.33%,创造了159.15亿元的历史最好成绩,赶超上海中期;而海航期货营收下降超九成,在行业里表现“垫底”。从2018年期货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幅来看,新三板期货公司中除大越期货、福能期货、海航期货以及金元期货4家为负以外,大部分较上年出现大幅增长。其中,天风期货营收同比增长高达722.69%,广州期货同比增长401.17%,先融期货同比增长201.36%。此外,渤海期货、创元期货增速均超100%。

  记者通过分析年报数据发现,期货公司营收同比大幅增加主要得益于风险管理子公司的助力。

  诸如,天风期货年报显示,公司其他业务收入为7.37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86.64%,同比增长15376.13%。究其原因,主要系风险管理子公司2018年实现风险管理业务收入7.20亿元。永安期货也在年报中披露,全资子公司永安资本2018年营业收入129.62亿元,同比增长86.72%,占据了永安期货营收总额八成以上。

  永安期货方面对记者表示,公司本期其他业务收入137.48亿元,较上期增长80.85%,永安资本等从事现货业务的子公司贡献较大。永安资本开展期现、场外衍生品和做市商等多板块业务,近年来在夯实优势品种产业基础之上,加快培育新盈利品种,大力发展场外业务,积极试水境外业务和产融结合,营业收入已连续多年保持了较高增长。

  从全行业来看,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已成为一大发展亮点。据公开数据,2018年行业全年业务收入1132.46亿元,同比增加34%,排除1家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的公司,其余78家公司累计净利润7.64亿元,其中58家盈利,合计盈利8.77亿元。

  近年来,我国期货业大力推进风险管理业务,期现业务发展较快,场外衍生品业务规模增长势头迅猛,期货公司营业收入表现亮眼,但行业净利润并没有同等倍速增长。

  例如,2018年实现129.62亿营收的永安资本,净利仅1.42亿元;海通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海通资源营收53.49亿元,净利仅0.34亿元。

  对于期货公司增收不增利的情况,亿信伟业首席顾问江明德认为,目前来看,风险管理子公司主要还处于打品牌阶段,对“量”的要求高于对“质”的要求,叫好不一定叫座。

  风险管理业务范围包括基差贸易、仓单服务、合作套保、场外衍生品业务、做市业务等试点业务,涵盖期货上市品种及其产业链相关品种的现货贸易、远期交易和期货交割等。风险管理服务业务为期货公司提供了新的盈利渠道,并能体现期货公司差异化服务的水平。

  事实上,2018年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营收规模出现大幅增长,但由于业务成本居高不下,导致该项业务对期货公司的盈利贡献甚微。此外,曾作为其“增长点”的场外期权业务竞争日趋激烈。在场外期权新规发布后,不少被划分为场外期权二级交易商的券商纷纷开始探索商品类场外期权业务,使行业费率越来越低、价格越来越透明。

  手续费率下滑

  虽说2018年期货公司营业收入表现亮眼,但其实真正赚钱的公司却在少数,新三板期货公司普遍面临净利润下滑的困境。

  从统计数据来看,上述16家公司除了永安期货、海通期货、渤海期货三家净利润超过1亿以外,其他公司净利润普遍微薄且差距较大。

  海航期货净利同比减少1017.35%,全年亏损0.74亿。紧随其后,天风期货净利同比减少201.67%,混沌天成减少197.94%,金元期货减少60.57%,大越期货、福能期货、迈科期货、上海中期、海通期货均出现一定下滑。

  江明德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期货公司整体状况分析,传统经纪业务依旧是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而目前同质化竞争是期货公司面临的现实环境,手续费竞争短期难以有效抑制,这就形成了有收入无利润或者微利润的现状。

  期货经纪业务主要包括代理客户的经纪业务和代理客户的结算业务,是期货公司最基本的一项业务。公司期货经纪业务收入主要包含三方面:交易手续费、交割手续费和交易所手续费返还或减收。

  目前,已经有一批优秀期货公司的创新业务实现了“开花结果”,摆脱了依靠手续费生存的窘境。但仍有一些期货公司的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占据着营收的半壁江山。从数据来看,大越期货、福能期货、金元期货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占营收比重依旧超过了50%。

  近年来,随着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手续费率呈逐渐下降态势,期货经纪业务面临着竞争风险以及盈利能力下降风险,尤其对于以经纪业务收入为主的期货公司,已经到了瓶颈期。

  据记者统计,12家新三板期货公司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出现下滑,福能期货手续费收入下滑43.40%,海航期货下滑35.03%,金元期货下滑32.58%。据中期协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149家期货公司累计手续费收入132.41亿元,同比减少9.25%。

  一位期货公司经纪业务部人士对记者表示,2018年期货公司传统业务收入下滑,主要受到了三方面的冲击。一是由于国内资金利率的降低,期货公司利息收入大减,而保证金利息收入是期货公司收入的重要来源;二是由于信息越来越透明以及行业竞争愈演愈烈,公司向客户收取的手续费普遍不高,中大资金一般都会要求返还,对于单一通道业务的经纪业务来说,收入在逐渐下降;三是部分期货公司仍依赖交易所佣金返还,断奶难,发育慢。2018年交易所不同程度地降低了返还比例,这些公司的利润显得更加微薄。

  如何破局?

  正如永安期货方面对记者所言,大多数期货公司主要盈利来源目前仍是以传统的经纪业务为主,同质化竞争严重,资本金不强,仍面临着“靠天吃饭”的困扰。受市场利率走低、经纪佣金持续下降等影响,净利润下滑的困境仍将在一定时期内考验期货公司的经营能力水平。

  随着金融市场对外扩大开放和场内外市场加速发展,虽然期货市场规模在扩大,但期货公司的生存环境逐渐恶劣,尤其是过于依赖传统经纪业务、没有创新能力的公司,生存的夹缝将被越压越小。

  江明德表示,期货公司整体发展不均衡,主要利润来源均集中于头部期货公司,这其实也是期货公司金融供给侧改革的一个背景要求。

  他认为,期货行业要提高业绩,占好金融市场的一席之地,首先必须进行一场供给侧改革,从数量上进行“瘦身”,从质量上培育“头部”公司;其次,期货公司转型应包括业务发展模式的转型,即便是经纪业务,也有如何提高服务质量,增强业务附加值的精细化运行过程要求,比如保险+期货,比如银、企、期三方的合作等等;再次,政策引导期货公司定位的转型,可以有传统的经纪商,也可以有专业的技术(通道)提供者抑或期货投资基金、行业产品研究中心等;最后,修炼内功。期货市场的功能在于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何种发展模式均必须追寻市场本源。期货业务的核心在于对产品价格趋势的研判和交易,并以此为基础设计风险管理方案,满足不同投资者需求。

图片推荐